当前位置 :主页 > 投资理财 > 内容正文

混合制改革需“立木为信”

【 发布时间:2018-05-13 】

        昨天股市一路飘红,交通银行借力混合所有制改革之风罕见地涨停,让银行股在低迷中迎来一波行情。交通银行晚间公告称,公司正在积极研究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、完善公司内部治理机制的可行方案,以此推动公司改革的深化,强化风险管控与责任约束机制,激发经营活力和市场竞争力。   十八届三中全会后,“混合所有制”这个本有些模糊的概念日渐清晰,成为中国国有企业新一轮改革的最大寄托。不过,就交通银行而言,它作为上市公司已形成了国有资本、社会资本和海外资本共同参与的股权结构,具备了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基本特征。市场对它的热捧不应局限于股权的多元化,更多的在于公司治理的优化,甚至还期待交通银行迈出更大的改革步伐。   近年来,随着我国经济增长放缓,国企的盈利能力遭遇不少挑战,有些企业亏损面扩大,体制性问题开始显现。举国上下期待加快推进国有企业特别是母公司层面的公司制、股份制改革,优化国企股权结构,进而让国企焕发新的活力,同时调动社会资本参与,形成市场的全面繁荣。   尽管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声音嘹亮,但外界对它在憧憬之余也有疑虑。不久前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座谈会,有经济学者谈到很多民营企业对混合所有制还存有顾虑。李克强遂追问细节,该学者回答民营企业主要担心三个方面:一是政府拿出什么东西来混合?二是民营资本能占多大比例?三是混合“联姻”后会不会受到干预?   第一个顾虑可能问题不太大,因为目前国有企业所掌控的资源而言,不少涉及国计民生,还有不少是属于垄断行业,都可以说属于优质资源,社会资本对这些领域还是有兴趣的。政府拿出什么东西来混合,市场可以用脚投票,经过几番尝试和博弈,双方应该会找到合作的机会。   第二、第三个顾虑可以归结为股权与话语权的问题。股权的比例,此前国资委官员曾解释了国企4种路径实现混合所有制,其中3种都基本排除了社会资本控股的可能性。只有“国有资本不需要控制并可以由社会资本控股的国有企业”,才可能采取国有参股形式或者可以全部退出,只有这种情况下,社会资本才会有控股的可能。   一旦社会资本控股,在公司治理方面就应该是股份说话,话语权也不会存在太大问题。民营企业更多顾虑的可能是社会资本没有控股,而国有资本相当强大时,社会资本的话语权如何保障?据国资委的数据,我国已有52%的央企及其下属企业开始实行混合所有制,但主要是通过证券市场的形式,而进行产权改革的很少,改革的力度与深度都还不够,社会资本充分表达话语权的案例也不常见。所幸的是,2014年初,中石化率先试点混合所有制改革,拉开了央企深化改革的序幕,如今交通银行也可能举起金融国资改革的大旗。   在我们看来,当前混合所有制改革要想释放出前所未有的红利,就必须迈出大步,推出真正能够激活和调动社会资本积极性的举措,尤其是需要有商鞅立木为信的魄力。这场万众期待的改革可以在两个方面着力。   一方面,可以较快确定一些不需要由国资控制的领域和企业向社会资本开放,进行较为彻底的股权多元化,允许出现社会资本取代原来国有资本控股的情况。这些被确定的企业和领域应该是社会关注度较高、有一定影响力的,只有这样才能突显改革的魄力,同时彰显改革的诚意。   另一方面,在一些还无法让社会资本控股的企业和领域,可以在改善公司治理结构方面迈出更大步伐,让参与其中的社会资本充分体现话语权。股东与股东之间,应该根据法律和契约行事,尊重企业家精神,摒弃行政化思维,更要杜绝不恰当的行政干预。如果发生冲突,也能在司法途径上充分保障各方的救济权利,实现公正与公平。   我们相信,如果在股权份额以及话语权保障方面出现前所未有的新气象,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很有可能调动全社会的积极性,进而有效地改进当前国资国企体制上的弊病,激发市场的活力、实现多方共赢。